二肆得捌

【齐蹇】【双白】科学治国要牢记


通讯录码文,快手一发完,欢迎捉虫,有错别字都怪国师。

正文

“又打回来了??到底哪里不行,改了这么多遍还不给通过?”——投资人蹇宾先生很生气

“新上任的广电局长很难缠啊,送礼不收,送钱报警,我去了好几趟不是被挡在门外,就是被怼的背过气儿去啊”——导演若木华愁的胡子都快揪秃了

“要不我们再改改剧本?我听说这齐局长啊,对封建迷信方面的作品卡的特别严。”——编剧奉长令推了推眼睛

“什么封建迷信,这是传统文化!好他个齐之侃,我投了这么一大笔钱费了那么多精力,就为了这部电影,竟然几次三番难为我,我跟他没完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当天晚上的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

“齐之侃你给我滚出来!”嘭的一脚把家门踢开。
“你终于肯回家了?不成天泡在外面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了?”
“什么歪门邪道!不要对神灵不敬!要不是我虔诚奉神,我们能顺顺利利的在一起吗!”
“蹇宾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们能在一起,是因为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,我坚持而你也不放弃,我们才能在一起,跟那劳什子的封建迷信没有一点关系!
“你!你气死我了!好,你不通过我的片子,我就一天不回家!”
“哼,今天既然让我逮住了你,你就别想再逃!”
“唔……你,你放开我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别……”
“今天必须让你记住,你要信,就只能信我齐之侃,要有神的话,我就是你一人的神!”

---------我是七天后的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

“改了又改可算通过审查了呀,蹇先生,终于不用再头疼啦!”

确实不用再头疼了,
改腰疼屁股疼了。

蹇氏公司投资,导演过《风流将军俏王上》《朕与将军解战袍》等多部优秀电影的导演若木华实力加盟,出版过系列小说《那年那王那将军》的当红作家奉长令也首次参与了剧本创作,为大家奉上这部鸿篇巨制——《日食月食不可信,科学治国要牢记》,主演马振桓、易柏辰,本片将于2018年2月14号精彩上映,敬请期待。

——听说点赞留言灵过转发锦鲤哦

Death is not the end and, it wouldn't do us apart.

一世安寧:

R.I.P Leonard Nimoy.


Live Long and Prosper. 




    


Death Is Not The End


 


    他說他永是你的朋友。


 


    「艦長。」


    沒有在當值、卻梗著脖子在房中椅子上睡著了的Kirk揉揉眼睛,被通訊官的聲音裡的什麼驚得一下進入了警備狀態。


    「什麼事,Uhura?」


    他活動活動了脖子,想起Bones曾說他有小獸的敏銳(當然,彼時好醫生是在對他自稱可在艦橋嗅到食堂漢堡與草、不、是沙律的嗅覺進行專業評價)。


    「有傳給你的來自New Vulcan的通訊,長官。」


    「是Spock大使嗎?」
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


    為什麼不通過私人頻道傳來?


    Kirk的心裡驟然有了些許緊張。


    也許是他太敏感了。


    「請轉到我的艙室來吧。」


    「好的。已轉達。」


    Uhura切掉通訊的一刻,Spock的臉出現在他眼前。


    那張臉一如既往地帶著也許只有Kirk能分辨的慈愛與笑容,眼角的紋路如流水的方向,慢慢延展,一頭銀絲成為水面粼粼的波光,恰好刺進Kirk的藍色的眼睛裡,引得一眶盈盈。


    Spock經常在身前相握的手被藏在了被褥之下,這讓Kirk看不到在那雙日益衰老的手上、像生命之樹的根莖一般盤亙的血管。Kirk向來信任他的直覺,但這一次他希望是一個例外。沉默的相覷中是著年老的半瓦肯明顯又短促的呼吸聲。


    他的朋友將與他道別。


 


    請不必為我哭泣,我的朋友。


 


    這不是Kirk擅長的情形,而比他年長上百年的Spock顯然也半斤八兩。


    但Kirk也有擅長的事,他可讓淚水在眼眶打一千八百個轉、任它們越滾越多越滾越大也不落下,說得上聯邦一絕活。接著眼睛將它們咽回去,心將它們藏到深處,他人再覓不得,方才短短幾幕彷如錯覺。


    「我很抱歉,Jim。」Spock說。「我並不希望因此教你傷心,但我依然認為我應該親口與你告別。


    許久以前,我的老朋友,我的艦長,曾說過,死亡也許讓人悲傷,但對於逝者而言,那不過是另一個旅程的起點。你必定猜到我的答案:我說那是不合邏輯的想法。然而,你也知道,我信任Jim,大約遠比信任我本人要多。他向來是個先驅——他的新旅程開始比我的要早得多——此刻我不過是追隨他的腳步,一如我多年來做的那般。


而我的艦長,想必已集結艦隊,時刻準備開展嶄新的探索,我的艦員、我的朋友,也都在那裡,等待啟航最後一刻準時抵達的科學官,就像從前那樣。」


 


    那是一個關於探索的故事。故事的主角是一艘星艦,她的名字叫企業號。


 


    若這宇宙中當真存在邏輯,你我必將在艦橋之上重逢。


 




...And Death Wouldn’t Do Us Apart


 




    「Uhura。」


    「是,艦長?」


    「Spock先生知道……這個消息嗎?」


    「他在你之前已收到了來自Spock大使的留言,艦長。」


    「謝謝你。沒有別的事了。」


 


    Spock在他自己的房間裡。


    他們的棋局相約在一刻後,那向來在Kirk的艦長艙室發生。


    Spock習慣早到。


    Kirk站在洗浴室裡審視鏡中人發紅的眼眶,最終用水撲了把臉,打開了通往Spock艙室那一側的門。


    門後站著一位Spock先生。


    Kirk略感尷尬地笑笑,後來竟不由自主捧著腹大笑了起來。


    Spock筆直地站著,低頭俯視笑得滾在地上的奇怪的地球人,願意接受笑到落淚的解釋。


 


    他們還是回到Kirk的房間裡去。


    笑得肚子疼的艦長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,他們的棋局暫且擱下了。


    待那一陣陣笑聲終於消停,Spock才動手將把自己卷在被子裡的艦長先生扒出來,但天賦過人的Kirk卷被技術非一般高強,他的努力只讓人露出了臉來。


    「耶,我贏了,Spock。」


    「我們在比什麼嗎,艦長?」


    Kirk學著Spock,與他同步挑起對稱的眉毛,似乎認為這很有趣。


    這確實很有趣——有趣的是Kirk這個人。


    不一會他又將頭埋進了被中。


    「艦長?」


    「沒有在當班。」


    「Jim。」


    「Spock。」Kirk的聲音悶悶地傳來。「你還好嗎?」


    「Jim。」


    在吐出他的名字以後,Spock遲疑了好一陣。


    他反問:「你還好嗎?」


    真的是非常非常狡猾的瓦肯人。


    Kirk皺皺鼻子,如此想到。


    「明明是我先問的。」


    我認為你更需要這樣的……關心。


    Spock自然不會將這樣的話說出口。而且,他的艦長搞不好會因此在被褥裡築起巢來。


    「肉體的消亡是再正常不過的生命進程。」他說。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見證自己的死亡,我很……高興他賦予我此等榮慶。」


    Kirk探出頭來,對Spock的臉部表情進行了一番深切解讀。


    「他說他是去追隨他的艦長、開展新的探索了。」


    「這樣的說法是不合邏輯的。」


    就知道。


    Kirk裹著被子,面對他的朋友從趴著轉變成坐立的姿勢。


    「你知道嗎,Spock,我一直認為我最終會在宇宙的某個角度孤獨死去。」


    「作為大副,我會盡我所能保護艦長的安全。」


    「是的,我知道,Spock,所以我才說我死去的時候將是孤身一人。」


    Spock明白了。


    「你不會。」Spock沉沉道。「我在。」


    Kirk死過一次,在反應堆裡,隔離室的那一扇玻璃門之後。


    在Spock的跟前。


    對於Spock而言,這與他失去母親與母星的經歷並列,可說是他真切承認不願回想的記憶。


    Kirk往後被褥裡縮了縮,他大概知道自己勾起了Spock不好的回憶。
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,Spock的情緒有些外露了。


    他有些畏縮地伸出一個指頭,戳了戳Spock握起的拳頭。
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像那個時候那樣害怕。」他柔聲說。「不過我會變成星星的。」


    Kirk出生在星星中間。他想,他也終將回到星群中去。


    「那是不——」


    「我知道那是不合邏輯的。」Kirk打斷Spock的話,擺手的幅度有點大。「反正我會變成星星的。大家可在探索中尋得我。你會找到我的,就是那顆很奇怪的、看起來簡簡單單偏讓你看不透搞不懂還輸棋的星,那就是我了。」


    「星不會下棋。在漫天星數中,覓得獨一無二的星的概率也太小了。」


    「別在意這點小事。」Kirk揮擺著的手轉而拍了拍Spock的肩。「你找不到我也沒關係啦,我會看著你、關照你的。」


    「Jim,我並不理解你這番說話的含義——」


    「我們是探索者。在登艦、或者該說入學的那一刻,我們其實均已作好了心理準備。但如無意外,我的朋友,」Kirk自顧自地說,「你將會是我們之中活得最長久的一個。」


    Kirk的眼眸在暗淡燈光下藍得發亮,像Spock的另一半未失的故鄉。


    「但是,你的朋友永不會離你而去,我們的友情也將在記憶裡長存。我們會是星,會是空氣,會是——也許會是Tribble——我們化作星塵又重組,如美好回憶伴隨你一生。」


    Kirk仿佛被自己說服,邊說邊用力地點著腦袋。


    「也許我會是一顆四處旅行的星。也許我會去看望你的。」


 


    你的人生漫長,而你的獨孤不會是。


 


    「人類果真是宇宙中最感性的生物,而你是我見過的最人類的人類了,Jim。」


    「別忘了你也有一半的人類血統,我的朋友。」


    「正是因為如此,艦長。」Spock說。「我的結論才更有說服力。」


 




     




Thank you for the adventures.


Now go have a new one!








雖此號原旨非ST相關,我只是需要一個地方安放這廿四小時以來溢出的感情。


今將你還予群星,願它們如你璀璨。